以國家公園建設為契機 中國推動高原珍稀野生動物保護_中國網

發布時間:2019-04-15 15:45:25丨來源:新華社新媒體丨作者:李琳海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雜多縣熱情村的牧民才仁尼瑪說:“國家提出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其實這也和我們牧民傳統的生態保護觀是一致的。作為三江源牧民,每天看著野生動物在我的家鄉捕食生活是我們的驕傲。”

  想起兩年前在三江源和雪豹“相遇”的經歷,李雨晗還能感受到自己當時怦怦的心跳。
  2017年10月的一天,作為北京大學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研修生,李雨晗和科考隊朝著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昂賽鄉的一座山頭進發。當天,她在昂賽鄉境內共看見了7只雪豹。
  李雨晗回憶說,那天天氣陰沉,蓋了雪的草坡非常濕滑,當時她們看見的雪豹正躺在一塊巖石的后面,吃著巖羊。當夜色降臨她們返回時,一只母雪豹帶著兩只剛出生的雪豹幼仔爬上了對面的山頂。

科研人員和林業工作者在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拍攝到的雪豹活動畫面(青海省祁連山自然保護區管理局供圖)

  “雪豹的眼睛在夜色中閃著綠色的光。看到雪豹后大家都太興奮了,第一次在野外看到雪豹,注定是生命中很特別的一天。”李雨晗說。

  雜多縣昂賽鄉平均海拔超過4000米,屬于三江源國家公園瀾滄江園區,是青藏高原雪豹最集中和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之一。
  昂賽鄉黨委書記扎西東周說,該鄉共有1920戶牧民,總人口8471人,全鄉面積達272.5萬畝,地廣人稀。
  2015年起,雜多縣昂賽鄉和北大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合作,開展雪豹等旗艦物種的監測,起初參與的牧民不到20人。
  如今,昂賽鄉的珍稀野生動物監測已從最初的年都村延伸到熱情村和蘇繞村,鋪設的紅外線相機超過100臺,80多個牧民和科研工作者一起參與監測項目。
  扎西東周說,現在昂賽鄉監測到的雪豹個體達40只,金錢豹達7只,他們目前拍攝的雪豹生活、覓食、交配等畫面都為將來雪豹等物種研究提供了數據等支撐。
  專家表示,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已經成為黨的十九大以來中國生態文明建設的核心任務之一,這些都為荒野保護提供了適宜、適時的前提條件。
  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生態保護處處長久謝說,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是中國第一個得到批復的國家公園試點,對于西部重點生態功能區乃至全國江河源頭區域開展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建立三江源國家公園,就是要保護生物多樣性,更好保護珍稀物種,為中華民族和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守護一批珍貴的物種資源和良好的生態環境。”久謝說。

    科研人員和林業工作者在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拍攝到的雪豹活動畫面(青海省祁連山自然保護區管理局供圖)

  近幾年,通過依法嚴格保護珍稀物種,嚴厲打擊偷捕盜獵珍稀物種等違法行為,發揮生態管護員保護野生動物主力軍作用,三江源珍稀物種得到有效保護。據監測,目前僅在三江源地區的雪豹數量超過千只。
  目前,管理局和科研機構在三江源開展珍稀野生動物的本底調查,對珍稀物種種群、分布情況、棲息地保護現狀等方面做了大量實踐,并開展多次野外科研監測。
  近日,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也向社會發布了近些年他們的雪豹監測成果:2018年5月21日6時,科研人員和林業工作者利用紅外相機拍攝到了5只雪豹同框的畫面。
  參與本次監測的北京林業大學野生動物研究所所長時坤介紹,從資料可以判斷出,這是雪豹母親帶著4只幼崽在移動中。他說,在已經掌握的圖像資料中,一胎四崽不多見,而且四胞胎都已經長到一周歲左右大,證明這是一個成功繁殖的家庭。這意味著雌雄雙親處于最佳繁育年齡,均發育正常,健康狀況優良。
  “作為高山生態系統中的頂級捕食者,雪豹5只同框的畫面可間接證明祁連山地區獵物資源充足穩定,適宜于雪豹生存繁育。”時坤說。

科研人員和林業工作者在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拍攝到的雪豹活動畫面(青海省祁連山自然保護區管理局供圖)

  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李晟說,目前科研人員在祁連山腹地內還見到了豺的活動蹤跡。他說,豺和雪豹一樣,都是其所處生態系統中的頂級食肉動物,可以通過捕食控制其獵物物種的種群數量,對于維持生態系統結構完整性和功能完整性具有重要作用。
  雜多縣熱情村的牧民才仁尼瑪說:“國家提出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其實這也和我們牧民傳統的生態保護觀是一致的。作為三江源牧民,每天看著野生動物在我的家鄉捕食生活是我們的驕傲。”


黑帽SEO